????叶子却摇摇头说:“今天店里比较忙,可能还需要加班,估计没那么快了。”又指了指后面的工作人员休息室:“后面有一间男休息室,你可以先到里面去坐一会啊,我马上忙完就和你一起回家。”

????我点头说好,叶子就又要去忙,我却一把拽住了她,也不管乐乐这小屁孩在不在旁边,飞快在叶子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她,笑嘻嘻的说道:“快去吧。”

????叶子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在我腰上掐了一下。店里一个女店员看见我们在那里亲亲我我,面色阴郁的说道:“叶茜,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来了。”叶子又匆匆忙忙的赶回去。

????我看着叶茜的背影,以前的我从未想过曾经班上出名的小魔女也会有被人吆来喝去的时候,摇了摇头,过去这么久了,看来叶子也多多少少变了啊……

????接着我就往里走,乐乐当然也跟在我的后面。

????今天店里的人手确实挺少的,这么大的品牌专卖店,居然只有三个店员,一个收银两个导购,可把叶子忙了个够呛,这边刚忙完又要跑到另一边去。

????我带着乐乐推开了后面的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狭窄的走廊。乐乐好像有些亢奋,忍不住拉了拉我的衣摆:“喂,想不到你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我一听嘴角就微微扬起来,笑道:“那是当然。”叶子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乐乐又说:“可是你有女朋友了,还要去撩拨芷榆姐姐,果然是个花心大萝卜,我要去告诉你女朋友。”

????我脑袋冒出一头黑线,连忙捂住他的嘴:“喂,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撩拨芷榆了?我跟她只是朋友。”

????“哼哼,那谁知道呢。”乐乐像是捞住了我的把柄,洋洋得意的说道:“要不你就答应我帮八爷一把,我就答应替你保守秘密。”

????我眉毛一挑,说:“小鬼,少来这套啊听见没有。”

????“女人的醋性可是很大的哟。”乐乐枕着脑袋,眼珠子直转:“上次你也是因为芷榆姐跑去求你,你才去蟑螂强的老窝救我的吧?哼,那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嫌麻烦了?果然男人都是重色亲友的。”

????这你妈,说的你以后长大了不是男人了一样。

????“人小鬼大。”我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要想说,就随便说去吧,看叶子会不会相信你。”

????乐乐见我这一副满不在意的态度,反而皱了皱眉,说道:“你不信?我一会真的去跟那漂亮姐姐说喔。”

????我依旧不紧不慢的说:“哦,你去呗,要是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还处什么对象呢。”又看了看他,冷冰冰的说:“不过,你要是说了,你以后也不用再来找我了。”

????乐乐一下子噎住了,撇了撇嘴,估计没想到还会被我反威胁。

????对付这种小鬼,你越表现得在意,他就越得寸进尺,反之你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反而就拿你没辙了。

????我发现这店外面看起来又新又高档,后面的员工区也是一团乱,很多集装箱还堵在路边,差点让我们进不去。我左右看了看,走廊左右分别有好几个门,我看着门上的符号,找到了男休息室,其实男休息室就是男更衣间,里面也是一团乱,有一个很大的储衣柜子,以及几张长椅。

????我正准备在这里坐下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门口传来一些微弱的响动,好像是有什么人从外面走过去了,大概是这里的其他员工吧。

????我却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觉得这里不应该有人进来,而是因为那响动过于轻微了,像是有人鬼鬼祟祟捻手捻脚想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动静。

????员工来这后面干嘛还需要偷偷摸摸的?难道是想偷东西?

????我将男休息室的门打开一小条缝,朝外面看出去,看见对面女休息室的门是半开着的,刚刚的人应该是到那里面去了。又过了一会,里面的人出来了,可是让我惊讶的是,这人居然他妈是个男的!?

????而且这个男人我也见过,正是那天我在停车场见过的潘祥!

????我有些蒙,第一反应居然是,难道是我走错休息室了?这里才是女休息室?

????于是我又回头确认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男性身上才会散发的汗臭味,角落里也有两双明显是男性的臭袜子丢在那里。

????既然没有错,那这个家伙跑到女更衣间里去做什么?

????乐乐也看到了这一幕,张了张嘴:“他……”

????我立马捂住了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声。

????只见潘祥从女更衣室里偷偷摸摸的出来,还特意看了看左右无人,然后便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接着就回了另外一个房间,那个房间好像是经理办公室。

????“诶,刚刚那个人好可疑哎。”我这时松开了乐乐的手,他终于可以说话了。

????我点点头:“嗯。”脑子里在思考着什么。

????乐乐又说:“那个人不会是变态吧?到女生更衣间偷女生的丝袜内裤?”

????我眉毛一挑,看了他一眼。我真怀疑他不会也这么干过吧?

????乐乐被我看得有些不太自在的说:“我只是看书上说,就有这种变态男的喜欢偷女孩子的贴身衣物拿去做一些恶心的事情……”

????“哪本书上写的,你倒是告诉我。”

????“就是那个……哎呀,现在不说这个的时候吧?”乐乐说:“你不想知道他刚才进去到底干了什么嘛?以我专业扒手三个月的职业眼光,那个猥琐男肯定是进去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而且还是个新手,瞧他那一脸心虚的样,让人不怀疑他都难。”

????我沉吟了一会,上次听叶子说过,这个潘祥家很有钱,根本不缺钱花,这家店都是他家开的,所以肯定不是偷财务,难道真是干乐乐说的那种事情?

????“他到底做了什么,去看看就知道了。”我淡淡的说道。然后不声不响的推开门,朝那间办公室走去,乐乐自然也跟在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