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哥斯拉会说话 > 第二十七章 三个鬼念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去!”

????童灵灵正生着气呢,童灵灵最不想跟着的就是狗熊哥谭了,天天就知道使唤人。

????“你这童不灵,老子还指望让一个痞子保着你吗?”

????狗熊哥谭差点破口大骂,救了这陈痞子连个屁都不放,还拐走了自己的金牌狙击手,等这事过去,该报仇的报仇。

????“他不是痞子,他是哥斯拉小队的队长。”

????童灵灵哼了一声,至少一个小女孩看见了陈迟身上的优点。

????“你懂个屁!”

????狗熊哥谭没这时间跟这豆点小的童不灵吵嘴,这只家伙可不是说着玩的,好在黑鹦鹉小队个个都是死过一次的玩命之徒,见过世面。

????“哼,不拉几!”

????平时总是一副慵懒且高冷的模样,这时候却总被一个小女孩逗笑,笑起来也是那样的迷人,女人的梦魇水,男人的勾魂药,“不拉几是什么名字……?”

????“姓傻!”

????方耿开的是3号黑甲车,这也是黑甲车里最抗揍,黑曼巴小队前任队长曾经用3号黑甲车追捕过行驶飞行器逃走的罪犯,后来撞上轻轨车,虽然没死,但是脑子坏了。

????莎拉笑的有一份是陈迟那所谓的自大勇气,还有一份就是陈迟带上的两个人,一个相当于哑巴的狙击手,一个曾经敌对的妄自尊大的黑曼巴队长。

????三个奇怪的队友,上了一台奇怪的车。

????陈迟从座位后悄悄探出了头。

????陈迟问的当然不是棒棒糖,而是,“这车应该有刹车吧?”

????“棒槌,当然有。”

????不过方耿开车的速度很快,去南城的街道上没有剩余的约德尔城民了,只有街道上忽然出现的几只脊髓虫,方耿连看都没看便一路压过去。

????压的血浆崩裂,面目全非,陈迟想起了赌场里的酒徒们。

????黑甲车里的气氛异常尴尬,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他们来自三个小队,陈迟这是混到了什么地步才跟这两个家伙一起坐车,陈迟像是欠了两个家伙几百万的银币一般。

????陈迟总得说些话,不然可是会抑郁的,陈迟见过退役的抑郁士兵深夜买醉在垃圾站上拿着废弃的钢管捅死过人,捅死的人与这士兵一起变成了垃圾站里的垃圾。

????“方耿,两个月念什么?”

????陈迟的问题方耿根本不屑于回答,是个人都能答出来,不过陈迟一直啰嗦着,方耿便有些受不了。

????“朋!”

????“那两个人念什么?”

????陈迟继续问着。

????“从!”

????“诶呦不错嘛,两个鬼念什么?”

????方耿愣住了,他就知道陈迟在玩自己,甚至还是在明目张胆的玩。

????“两鬼念炸。”

????回答的是陈迟身边冷的降温的公孙无名,方耿皱皱眉,三人一拍即合,这真是个无聊的冷笑话。

????冷笑话似乎就适合冷的降温的公孙无名。

????陈迟正问着三个木念什么,忽的方耿强有力的刹车!

????陈迟被甩到了前桌椅,四仰八叉。

????黑甲车停在了路中间,拦路的是只蛤蟆一般的家伙。

????癞蛤蟆浑身长着长毛羽翼,肚子肥硕的贴着地面,嘴里不断的跑出脊髓虫来。

????“这是脊髓虫它妈?”

????陈迟有些大跌眼镜,不知道是癞蛤蟆出了轨还是毛毛虫劈了腿,这是一条死路,方耿掉头才发现是满地的脊髓虫,这还真是阴魂不散。

????脊髓虫咬下了后轮,发出簌簌的声响,再这样咬下去,这黑甲车应该也撑不了多久,合着这黑甲车是送给它们磨牙的。

????方耿丢过来一把枪,下了车。

????三枪点死三个恶臭的贱骨头。

????陈迟吃力的握着枪,看着楼边爆满的垃圾桶,这不就是陈迟家楼下吗!?

????陈迟愣住了。

????三人下车集火着那只拦路的癞蛤蟆,癞蛤蟆收起了恶臭的大嘴,眨了眨那包皮的卡姿兰大眼睛,喷着一股酸水。

????方耿拉着二人注意躲避,酸水融化了陈迟家楼下的大铁门,这可比酸雨好使多了。

????“跟着我。”

????陈迟往楼道里跑去。

????方耿看着涌过来的脊髓虫大波浪,不撤也好像不可行。

????西蒙与方耿跟着陈迟跑进了楼道,楼道常年漏水,能漏水就说明能偷看女人洗澡,这是这里的传统,所以这里很少有着魅力十足的女人。

????陈迟熟练的跑上楼,街坊邻居什么的果然还是空无一人,你说走就走,门方锁的这么严实,怕脊髓虫偷钱不是。

????方耿时不时的打上几枪,从来都是管制小队来送罐头,方耿似乎从来没进过这样的民户,印着福字的内裤从衣架上飘落下来,套进了方耿的头。

????方耿拿下来嫌弃了一声,丢在了窗户口,“这就是你们住的地方?”

????方耿看着陈迟轻车熟路,谁都能猜出来。

????“怎么,下次过来请你住一晚上。”

????陈迟跑着,手上的绷带又沾上了溢出的血,变成鲜红。

????方耿没有回答。

????陈迟看着227号,一脚踹了进去,还真是不留情,因为陈老子出来从来不锁门,陈老子生怕陈迟被关在外面,因为陈迟也从来不带钥匙。

????家里一股迷人的气味,一片寂静,一览无余的家具,以及乱的不成样子的所有东西,地方就这么大点,还不爱整理,破罐子破摔这是一种艺术。

????公孙无名没有看任何东西,占好了窗口,架起了狙击枪,对准了那只巨大的癞蛤蟆。

????一枪,声音是那么的迷人。

????癞蛤蟆的卡姿兰大眼睛被射穿,狙击手最看重的就是眼睛,也最爱打敌人的眼睛。

????癞蛤蟆惨叫起来,它狂乱的跳着,它生气了。

????枪壳掉落下来,掉的声音也是那么迷人。

????西蒙的新一发子弹正在寻找这癞蛤蟆的另一只大眼睛。

????楼道里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客人声音,方耿不能再沉迷于西蒙的枪法,要接客了。

????陈迟来这自然是有目的的,陈迟咬咬牙,用背推来一落满灰尘的车模,眼前的是拓荒者犀牛的战甲,陈迟淡然一笑,陈迟早就想穿了。

????陈迟调至犀牛战甲身后,战甲似乎没有理他。

????“认证失败,认证失败!”

????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这样的声音是有点尴尬。